谁来拯救“养生灾民”

 

                                               谁来拯救“养生灾民”

  最近,全国的报纸、书刊、电视、广播等媒体热议张悟本事件之后,他出诊的几个单位拆的拆,关的关。从那些赶去退挂号费和退保健品的老大爷、老大妈的眼神中,我们可以感受到他们既无助又无奈,有苦无处说,有冤无处诉的心情。

  再看看今日的大小书店,张悟本的《把吃出来的病吃回去》全部下架,书店不得不退款给纷纷前来退书的顾客。书店中其他中医养生类书籍有不少也跟着打折抛售。当退书的人们看到此情此景,真是心灰意冷,过去崇拜的养生大法,为什么一瞬间变成这种情况?

  当听到国家工商、卫生、司法等部门对张悟本现象无法处治时,中医人士对如今造成的养生滥局深感痛心,对受骗的“养生灾民”深表同情。那么该由谁来给养生滥局埋单?由谁来拯救这些可怜巴巴的“养生灾民”呢?

  养生滥局的形成过程少说也有近20年时间了,如今已病入膏肓。多年来由于政府对养生滥局疏于管理,目前已形成正不压邪、很难治理的局面。但如果现在还不赶快治理,就会让张悟本现象继续损害中医形象,搅乱中医医疗活动,误导病人,贻误病情,让广大群众遭难!

  中国式养生内容繁杂

  中国式的养生内容博大精深,这是公认的事实。但如今流传在社会上的养生内容可以说是海纳百川,包罗万象。目前除医家对养生有发言权之外,其他如易学、道学、佛学、儒学、武学、食学、伦理学、运气学、气象学、命相学、民俗学、文学、史学等各路人士,对中医养生都有发言权。目前社会上除了张悟本打着养生旗号拿绿豆、长茄子和苦瓜来为病人食疗养生之外,不少非医界的“养生大师”们也打着改善亚健康、治未病和弘扬《黄帝内经》养生智慧等旗号,开办养生讲座,编写养生书籍,指手画脚,把自己打扮成中医模样欺世盗名,吸引“养民”视听,以此来包装自己。紧接着不少这样的专家就和企业家、投资家合作开办中医养生堂、养生咨询公司,甚至开中医养生研究院。当前社会上走红的养生大师们不少都有自己的经纪公司,张悟本就是其中之一。谁想请他们办讲座、写书、题词、出诊,都由经纪人出面讨价还价。  

  群众保健需求迅速增长

  形成养生滥局的另一重要方面就是近年来人民群众健康意识的不断增长与需求,再加上目前尚存在看病难、看病贵的实际情况。商家和媒体自然会抓住这种群众需求,于是组织各路真假养生专家上电视以求收视率,出书以谋发行量。这些专家是一棵棵小小的摇钱树,而媒体则是一个大大的聚宝盆,大家分享“养民”们的贡奉,各得其所。

  目前,广播、电视媒体在提高收视率的前提下,扩增了养生保健节目,书刊业在追求发行量的前提下,将养生保健类内容订为组稿主攻方向,选题专找新、奇、特、玄等能吸引耳目的内容。把严肃的医学科学庸俗化、娱乐化。

  有需求就有供给,各路养生保健专家有如雨后春笋般“茁壮成长”。如今在媒体出现的专家们几乎全有动听的头衔,什么国家级专家、首席专家,资深专家、知名专家、终身专家、养生教母、养生教父等。人们不禁要问:这些专家到底应该信谁?

  养生宣教市场需要重新洗牌

  近年来出现的养生专家的特点是:自诩为草根民俗派的专家多于学府书斋派的专家,年富力强的专家多于年老气衰的专家,胆大开放型的专家多于胆小保守的专家,无知无畏的专家多于有知有畏的专家,非中医专业的专家多于中医专业的专家。

  据传说,国家中医药管理部门不久将要对社会从事养生活动的人员进行培训考核,给合格者颁发执照,今后可持证上岗。培训养生范围极为广泛,如美容、推拿、按摩、灸疗、刮痧、拔罐、洗浴、足疗、踩法、食疗、药膳、时序养生等。

  中医业内人士得知这个信息之后喜忧参半。喜的是国家对社会上的养生大军总算要管理了;忧的是如果管下好、不到位,社会上就会出现比现在更多的手持证书和执照的养生大师,那时他们就会堂而皇之地开养生店、堂、馆、所或公司,就会效仿张悟本,专打擦边球搞养生活动,政府怎奈我何?

  我们应该重温《内经》名言:“上工不治已病治未病。”上工不仅是医工,而且还是上等医工,而不是社会上的杂工。按现代医界职称来推算,上等医工至少应该相当于主任医师级别吧。

  目前,各种各样的养生活动正在重新洗牌,之后便是拐点,向左向右很难预测。中医界热切希望今后不再有“求医不如求己”、“把吃出来的病吃回去”的局面。

  (本文作者为北京中医药大学原中医养生康复专业创始人、教授、主任医师、研究生导师。) 
  

 
      
   本网站是医疗卫生行业的合法信息网站
  
  QQ:3604438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骆驼湾甲100号   邮编:100022
国家信息产业部网站备案号:京ICP备09019759号   版权所有:中国医疗卫生信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