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办医 医生望而却步?

 

社会办医 医生望而却步?

南京友谊整形外科医院副院长 戴 尚

    日前,国家出台政策将放宽社会资本举办医疗机构的准入范围,鼓励社会办医。社会办医能否成功,关键在人才。

  人才正是制约目前非公立医疗机构发展的重要瓶颈。这个瓶颈不打破,社会办医难以形成规模,当然更谈不上发展和社会贡献。

  目前,非公立医疗机构的专业技术人员从来源上可分为四类:第一类是公立医疗机构的离退休人员。这类人员大多具有一定的临床经验,有的甚至是行业内专家。但年龄普遍偏大,大多超过60岁。第二类是部队退役、转业的专业技术人员。这类人员的年龄一般都在45岁以上。第三类是来自经济相对落后地区或福利待遇相对较差的基层医疗机构的跳槽人员,以及少数企业职工医院改制后的跳槽人员。第四类是毕业后无法进入公立医院或找不到合适岗位的研究生、本科生。在这四类人中,第一、第四类占专业技术人员总数的60%~80%,第二、第三类占20%~30%。年龄分布呈两头大、中间小的哑铃型结构。30~60岁的中坚力量非常薄弱。

  30~60岁年龄层次的卫生专业技术人员不愿到非公立医疗机构工作的原因主要有几个方面:

  1.编制问题  人员编制问题是多年来一直无法解决的沉疴,也是制约和困扰公立医院改革的难题。工资、奖金、福利、医疗保险及离退休待遇等,有编制和没有编制相差太大。因此,如果没有人事制度改革做铺垫,不消除医务人员对编制问题的顾虑,医生不愿“跳槽”,发展社会办医将成一纸空文。

  2.科研问题 非公立医疗机构在科研方面也存在着很多问题难以解决。首先是科研课题的申报。非公立医疗机构向哪个部门申报?如何申报?谁来审核?如果申报成功,科研经费由谁来拨付?上述问题目前还没有明确的解决方法。没有科研,没有科研成果,医务人员在职称晋升等方面会受到很大影响。

  3.职称晋升  无法否认的事实是,公立医院与私立医院存在着竞争。负责晋升和评审的专家目前基本被公立医院专家所垄断,他们在职称评审方面很难对所有人一视同仁。

  4.行业地位 失去公立医院的人员编制,失去行业内的学术地位,也就失去了话语权,这也是医生最不愿意看到的。

  因此,要大力发展社会医疗机构,必须帮助非公立医疗机构解决人才引进问题。如首先打破人事制约瓶颈,消除人员双向流动屏障,取消公立医院编制内外有别,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全员聘用制。其次,鼓励非公立医疗机构开展科研工作,制定规范的科研课题申报流程,执行统一的审核标准,规范管理,拨付科研经费。第三,帮助非公立医疗机构积极申办高等医学院校的教学医院、附属医院,依托高等医学院校的优势,不断提高非公立医疗机构医务人员的专业技术水平。第四,在职称评审委员会、学术委员会和行业协会中为非公立医疗机构人员设定一定比例的席位,使非公立医疗机构的医生享有一定的话语权。

 


 

 
      
   本网站是医疗卫生行业的合法信息网站
  
  QQ:3604438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骆驼湾甲100号   邮编:100022
国家信息产业部网站备案号:京ICP备09019759号   版权所有:中国医疗卫生信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