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健康医生内心有苦楚

来源:中国医疗卫生信息网  发布者:中国医疗卫生信息网  时间:2014-3-3 10:37:52

  从2011年开始,无锡市实施家庭健康医生制度。至今,全市各社区卫生服务机构共组建了822个家庭健康管理服务团队,6175名卫生专业技术人员成为了家庭健康医生,年轻医务人员是承担此项工作的生力军。

  以往我们更多地把目光投向了家庭健康医生制度的受益者——居民,但是作为这项工作的主要实践者,社区医务人员有怎样的感受和体会?有哪些问题值得关注呢?为此,我们对区内129位20岁~35岁的年轻医务人员进行了访谈和调查。其中男性占20%,临床专业占17%,护理专业占33%,卫技人员占24%,预防保健专业占8%。

  关注  1  对家庭健康医生是否认同

  在129名被调查者中,有59人基本认同,认为家庭健康医生应当为那些确有需要的居民服务,如慢性病患者、贫困居民等。有67人表示出一定的排斥性,这部分人虽然不否认家庭健康医生的合理性,但并不愿意亲自参与其中,而是希望有专人负责此事。按照执业类别分析,医生和护士对家庭健康医生的认同度差别不大,而药剂、医技和公卫人员则更倾向于家庭健康医生由专人负责。

  值得指出的是,对于目前居民重点人群签约率较高这一事实,几乎所有被调查者都提出了质疑。

  关注  2  是否能得到居民的尊重

  入户签约的过程证实,居民并不完全信任家庭健康医生的专业水平。有107人曾遇到居民将自己的诊疗建议与市立医院的诊断进行比较的情况,他们认为这是对自己专业水平的严重打击。而这种情况同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周围的居民人口结构、是否有大型医疗机构有关。

  访谈中,被调查者反映最多的问题是上门困难。大家都极力强调上门过程中可能受到的羞辱,以及各种各样的人身伤害和财产损失风险,甚至有被调查者反映曾差点被居民养的狗咬伤。根据统计结果分析,这种问题的确存在,但有所夸大。调查对“羞辱”做了最为宽泛的界定,包括言语侮辱、性骚扰和暴力袭击,即便如此,在实际参与入户的129名被调查者中,也仅有62人承认自己遇到过类似情况。比较而言,护士群体遇到了更大的风险,54.2%的护士反映受到过不同形式的侵犯。

  调查发现,有13.2%的被调查者在走访中丢失过交通工具或产生经济损失,如车辆被贴罚单。但是,也有25.6%的被调查者表示自己在入户过程中受到过居民的礼遇,包括泡茶和赠送礼物。

  关注  3  签约服务能否持续

  许多社区医务人员担心,签约后自己的工作和私人空间会由此失去边界。统计显示,58%的被调查者经常在休息时间接到居民的电话咨询和上门请求,而且这一比例在医生、护士和卫技群体间的分布基本一致。这一结果也说明,目前的家庭健康医生服务仍然停留在纸面协议上,其资源并未得到充分利用。

  另一个来自社区医务人员内部的质疑是家庭健康医生的专业能力,即担任家庭健康医生的医务人员能否为居民提供合适的诊断和指导。调查数据支持这样的质疑,52.1%的护士和59.3%的卫技人员承认,自己经常回答不出居民在用药、诊疗和健康政策方面的问题,而在医生群体中,这一比例较低,为20.4%。

  从家庭健康医生实践者的感受中,我们看到了家庭健康医生制度存在的问题,其深层次的原因,是医务人员、居民乃至社会和政府对家庭健康医生的认同度不高、实施力不足、配套政策不支持。调查结果启示我们,家庭健康医生的培养需要漫长的过程,急于求成的心态不利于建立居民和家庭健康医生之间稳定的信任关系,即使签约了,也是名不副实。求真务实,把该做、能做的事做好,才能实现“保基本”。

  (作者单位:江苏省无锡市南长区迎龙桥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本网站是医疗卫生行业的合法信息网站

国家信息产业部网站备案号:京ICP备09019759号   版权所有:中国医疗卫生信息网

主办:中国医疗卫生信息交流中心        主管部门:国家卫生计生委

 

您是第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