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中医医药研究开发学术交流长盛不衰的原因

来源:中国医疗卫生信息网  发布者:中国医疗卫生信息网  时间:2017-12-8 16:44:41

余治平    健康报社原社长、总编

 

    由卫生部原部长崔月犁、公安部原常务副部长李广祥、卫生部原中医司司长吕炳奎等倡议并上报国务院,经当时国家体制改革委员会批准,于1985年6月成立的中国民间中医医药研究开发协会,开创了全国性民间中医医药研究开发和学术交流推广活动的先河。得到习仲勋等中央领导的亲切关怀和相关部门的大力支持。90年代中期又在湖北麻城市创办“三个中心”作为协会的支柱,学术交流推广活动更为活跃。这三个中心几经发展演变,最终成为协会的特色医疗分会和公办民助的北京聚医杰医药科学研究院。
    协会是办大事的,31年来实施了“民间中医药开发工程”、“中医中药健康促进工程”、“民营中医医院推进工程”,以及千所民营中医医院的行业管理等等;而协会的特色医疗分会则是借助聚医杰这个学术研究交流平台,专注于民间中医的学术交流推广活动。“大事”和“小事”相映生辉,长盛不衰。
    据笔者多年考察,协会的特色医疗分会和聚医杰20多年长盛不衰的原因,有如下三点。

    一、 桥梁、兜底、提高三大作用效果好

    首先,桥梁作用好。因为特色医疗分会和聚医杰是依法成立的、接地气的、合格的民间中医人的群团学术组织和交流平台;是党和政府联系其服务对象包括中医人在内的人民大众的一座桥梁;是倾听民间中医的呼声,从民间中医界来,不断完善党的中医政策,又回到民间中医界去贯彻落实的重要渠道之一。 分会还在“三个中心”时期,就得到卫生部离休老部长崔月犁和中医司老司长吕炳奎的支持、鼓励和指导,以及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的高度重视。二十多年来,特色医疗分会和聚医杰出色地担当了这一光荣的任务,并取得了不俗的成绩。这个任务和成绩是特色医疗分会和聚医杰的,也是一万多会员会友共同做出来的,而且没有花国家一分钱,难能可贵。
    其次,是兜底好。在计划经济时期,主管部门往往忽略或无力关注民办机构。改革开放后,由于从计划向市场转轨过程中公办中医机构的中医从业人员顺利解决了职称评定和中医医师任职资格的问题,而民办中医机构则无人过问职称评定,甚至在改革开放后的1981年至1999年,先后依法取得独立行医执照的大多数民间传统中医,在《医师法》生效后,也从合法变成了不合法。且对中医药事业的发展造成诸多不必要制约,迫切期盼《中医药法》早日出台。聚医杰和特色医疗分会对此都作了及时反映和建议。
    特色医疗分会和聚医杰的贡献在于,提供机会,让有真才实学、德艺双馨的民间中医显示才华。不仅使分会会长、副会长、常务理事和理事的中医药学造诣、临证才华得以彰显,也使广大民间中医点点滴滴地传承创新成果和临床经验,有当面交流的平台,并且汇聚成册成书,传之当代和后世,且有同行评议、专家敲定,把民间中医的真才实学和患者口碑变成民间学术团体的多种多样、恰如其分的评价和表彰,鼓舞了民间中医学术上进的信心和毅力。早年的会员会友中,不少人已经成为享誉国内外的中医药学专家教授,常回家看看,并作传承创新发展讲座。
    第三,是提高推广好。老一代民间中医的宝贵学术经验进城后是靠毛泽东的科学论断和党的中医政策、通过多种措施、抢救出来的。当代民间中医,无论是老中青,自己已经有意识、有能力、有环境、有条件地自己抢救保存自己的传承创新成果并传之当代和后世了。 交流传承创新成果,同专家讲座培训一样,起到提高、推广作用。
    经过特色医疗分会和聚医杰率先表彰的民间中医中,有的后来被地方推荐,国家主管部门认定为国医名师;有的发明抗癌新药天仙丸,畅销海内外;有的被业界公认为是中医扶阳学派的传承弘扬人;有的发现了多味《本草纲目》之外的中医药用植物;有的从医几十年治疗各种白血病患者近300例,截止五年前,健在的治愈存活者多达13人,最长存活期高达23年;有的成为政协委员,有的当选为人大代表,还有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说明特色医疗分会和聚医杰同行评议表彰在德才两方面的准确性。这里还有一个心理学暗示、引导效应问题,即说我好,我必须更好。

    二、 中医有传承创新发展的历史传统和广阔空间

    这是中医药学术交流长盛不衰的基础。
    中国中医科学院前院长曹洪欣曾有一篇文章讲得好,大意是:从《黄帝内经》奠定中医学理论基础,到《伤寒杂病论》创定辨证论治体系是传承、创新、发展;从《伤寒论》的六经辨证到《温病条辨》等对温病的深刻认识,是传承、创新、发展;从巢元方、孙思邈到金元四大家是传承、创新、发展;从《衷中参西录》到中西医结合的各项成绩,也是传承、创新、发展。
需要补充说明的是,从庖丁解牛类的生活常识间接了解人体五脏六腑,到王清任的尸体解剖、《医林改错》的直观认知,对中医药学的传承、创新、发展并非毫无影响。且中医的辨证论治和专病专方专药治疗本来是并行不悖的,50年代,中医研究院西苑医院岳美中提出和倡导辨证论治和专病专方专药治疗相结合的思路,也是传承、创新、发展。这一思路促进了中医特色医疗工作的繁荣发展和新的中成药研制,以及老中成药的二次开发。
曹洪欣院士论述说明,第一,在传承中创新,在创新中发展,这是中医药学固有的发展进步规律,也是历代中医药学大家的一个优良传统。中国传统医药学按照自身规律和优良传统,有着广阔的创新发展空间。
    第二,中医发展过程中不能不受中国古代科学和中国传统文化理念、哲学理念的影响。中医理论和方法,既是中医临床经验的总结升华,又是中国优秀文化理念的重要载体。中医药学也不排除从海外引进和吸收,如“参西”和南药。
    中国现代科学技术的发展,必然会揭示出中国传统医药学越来越多的科学奥秘,促进中国传统医药学越来越发展,阔步走向世界。同样,按照中医自身发展规律,认真做好传承、创新、发展工作,也必将促进中国现代科学技术尤其是现代医药学朝着有中国特色的方向不断前进。
    第三,中西医结合思路,并不是当代人的发明创造,而是近代中医大家张钖纯的杰作,是中医人的发明。今天已被中医、西医和患者广泛接受,这是不争的事实,丝毫不影响中医药学作为一门科学的独立、自主地位,就像西医也不宣而吸收中医理论的某些理念和方法来弥补自身短板一样。
    如今,中西医结合成就巨大的表现,一是西医辨病与中医辨证相结合的诊断、治疗、康复模式、方法、体制,已经创立发展,运行良好,成效显著,社会欢迎,丰富了中医、西医各自临床经验的丰富和科研成果的积累。二是针刺原理及其物质基础的发现,既弘扬了中医针灸医学的高大上,又推动了神经生物学、生理学基础学科的发展,为现代医学这两个重要学科注入了中国智慧,中医智慧。说明中医学渗透力之强。三是具有重要价值的中医新药发明及中成药的二次开发,使国内外的西医医院越来越普遍的使用中药制品、制剂,助推中国医药工业的发展和扩大出口,增加就业岗位,也推动中医药走向世界和中国科学研究事业不断涌现新成果。比如,四十多年前中医研究院屠呦呦团队发明抗疟新药青蒿素,也促进了中科院有机化学研究所周维善团队发现青蒿素晶体结构是一个罕见的含有过氧化基团的倍半萜内脂结构,并不含氮原子,突破了西方学者"抗疟化学结构不含氮原子就无效"的旧结论,开创了新思路,被写进有机化学合成的教科书中,奠定今后所有青蒿素及其衍生药物合成的基础。是典型的诺奖级成果。
    中西医结合,换一个说法就是中医药学与现代自然科学相结合。其本质说到底,是中医工作的一个组成部分,目的就是要用现代科学方法和技术弘扬、创新和发展中国的传统医药学,为中国人民造福,为人类做贡献。中医泰斗级人物吕炳奎老中医、老司长就主张用声光电磁力等现代科学方法和技术揭示中医奥秘。
    试想:没有中国传统医药学的主体独立地位,没有中医药人的传承、创新、发展,哪会有中西医结合,哪会有中国医学的传统和现代比翼飞腾?所以中西医结合是继承、弘扬、创新、发展祖国医学的一种途径,是扩大中医药人才队伍的一种重要方法。本来是学西医的屠呦呦,到中医研究院工作,转而学习中医、研究中医,成就了她的杰出科研成果。能说她不是中医人吗?所以在特色医疗分会和聚医杰平台上,哪怕是点滴传承、创新、发展成果的交流推广都是有价值的。谁说在点点滴滴的积累中不会出现重大成果?

    三、统一战线是振兴中医的法宝

    这是民间中医学术交流推广活动活跃、开放的重要原因。
    中医药同任何门类的科学一样,都是天然的开放和相互渗透、相互辐射的。任何人都可以学习研究和吸收应用, 作为中医药人应当团结、支持、鼓励、欢迎他们在共产党领导下,为振兴中医药事业,强化中医药科学研究共同奋斗。这就是贯彻落实党的统一战线政策的精神实质。学习研究吸收运用中医药学的人多了,对振兴中医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事,甚至有的人还会成为铁杆中医学者。
互联网上流传鲁之俊学针灸、用针灸、研究针灸的故事就是一个生动的典型。鲁之俊原本是西医外科医生,延安时期任八路军总医院医务部主任兼延安中国医大外科教师。
    1943年秋毛泽东主席曾患肩周炎,肩背疼痛、写作困难。鲁住进枣园,用西医方法治疗并帮助毛泽东康复训练,一个月下来,疼痛大为减轻,但两臂活动尚不自如。鲁回医院后,民间中医任作田被请为毛主席做针灸治疗,两次即完全康复。鲁之俊来复查时,毛主席正伏案疾书,见鲁前来,高兴地说:我的臂膀完全好了,活动起来不痛了。便站起来上下左右挥动两臂说:你看好了吧。还问:你会不会针灸?鲁答不会。毛说:几枚银针扎进去,几撮香艾点起来,就能治病,是个好东西。鲁当时也很高兴毛主席完全康复了。但他并不相信针灸有如此疗效,连针灸医生的名字也没有打听。
    次年,鲁之俊以参议员身份,参加陕甘宁边区文教代表大会,聆听了毛泽东《文化工作的统一战线》的报告。报告号召中西医务人员要为改善人民健康而相互学习,共同进步。随即边区政府主席林伯渠又召开了部分中西医座谈会,传达毛泽东讲话。民间中医任作田结合他30多年临床经验,在座谈会上讲述了针灸治病特点,希望西医能深入研究针灸治病的道理。鲁和几位在场西医还签字报名,要向任老中医学习针灸。鲁还见到自己所在医院的住院病人中,有位颜面神经麻痹的部队干部请假出院后四五天,被任作田针灸几次,病症全部消除,回医院报喜,引起西医啧啧称奇,也使鲁急切要找任作田讨教。
鲁之俊学成后,用针灸疗法治疗军民尿失禁、下肢麻痹、夜盲症、风湿性关节炎、胃痉挛、失眠等症及肺结核引起的咳嗽胸痛、盗汗等症上,都取得了确切疗效,声名大噪。
    抗日战争和抗战胜利后,他在刘邓大军中结合自己临床经验编写教材,培训部队卫生人员学针灸、用针灸,减少部队的非战斗减员。大西南解放后, 1950年编著了《新编针灸学》一书,同年6月7日,邓小平在该书出版前亲笔写题词:"把我们国家许许多多的科学遗产,加以批判地接收和整理,是一件非常重要的工作。"
    邓小平的题词是以毛泽东为首的中国共产党第一代领导集体的成员有文字记载的科学论断,较早明确的把中国传统医药学定义为“科学”。同毛泽东的哲学论著和中医政策完全相互吻合。
    鲁奉调卫生部后,又为落实毛主席和党中央的中医政策,主动请缨筹建中医研究院。1955年中医研究院成立,他担任首任院长,也是任期最长的院长。青蒿素发现在他的任内,绝非偶然。就像后来针刺镇痛原理也发现在卫生部钱信忠部长任内一样。
    事实证明:无论中医、西医、中西医结合工作者,都为振兴国医做出了非等闲的贡献(2015年,中医药健康产业产值达到1.2万亿人民币,与西医医院普遍信任和应用中医新药和中成药有着直接关系),都能理解在振兴中医药科学事业中,统一战线也是一大法宝。这在中国民间中医医药研究开发协会特色医疗分会、聚医杰医药科学研究院,以及曾先后担任县市、地市卫生局党委、党组书记、局长的共产党员、中医学博士、主任中医师江淑安会长、院长多年的实践中,都有清晰的显示。
                                                                                                      (2016-11-13)

 

 

 

 

 

 


 

      本网站是医疗卫生行业的专业信息网站

国家信息产业部网站备案号:京ICP备09019759号   版权所有:医疗卫生信息网编委会

主办:医疗卫生信息交流中心        主管部门:国家卫生计生委

 

您是第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