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省三家医院院长先后落马被查

来源:中国医疗卫生信息网  发布者:中国医疗卫生信息网  时间:2017-12-8 16:43:34


  
    著名主持人白岩松说,今天听同事聊天很有意思,“油老虎”咱们见过,“电老虎”咱们也见过,军中的老虎落马咱们也算熟悉了,“医老虎”还是真的第一次听到。不管是“油老虎”还是“电老虎”,在新闻当中你都能够看到落马这样一个消息,但是“医老虎”这得是长什么样,达到什么样的标准才能称其为老虎呢?听听昨天最高检相关的新闻发布会上的一段说法,我们就知道“医老虎”长什么样了。
    最高检反贪污贿赂总局局长徐进辉:今年以来检察机关还查办了一大批重大典型案件。比如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原院长王天朝受贿一案。经查2005年至2014年,王天朝利用担任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院长的职务便利,为他人在医院基础工程建设、医疗设备采购、医生岗位调整等方面牟取利益,多次收受他人财务,共计现金人民币3500余万元,以及价值人民币8000余万元的房产100套、停车位100个。
    白岩松:这“双百院长”,提起双百过去大家印象都是好的,管文艺双百方针很好,上了小学没两年之后就考双百,算术、语文全是一百分,当然也是好的。但是这贪腐达到了双百,一百套房子一百套停车位,这已经不是零售,而是按照走批发的路线去贪了,这该是一种什么样的过程?来,走进王天朝。
    解说:昨天,两个名字相近的人,王天朝、王天普先后上了媒体的头条。
    王天普,中石化原总经理,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王天朝,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院长,因被控收受房产100套、停车位100个,现金3500万,共计受贿超过一个亿,他也因此获得一个新称号“双百院长”。
    昨天,最高检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今年第一季度全国检察机关查办职务犯罪案件工作情况。今年1至3月,全国检察机关共立案查办贪污贿赂犯罪案件7556件,9636人。作为重大典型案件,王天朝在会上被点名通报。
    徐进辉: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原院长王天朝受贿一案,经查2005年至2014年利用担任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院长的职务便利,为他人在医院基础工程建设、医疗设备采购、医生岗位调整等方面牟取利益,多次收受他人财物,共计现金人民币3500余万元以及价值人民币8000余万元的房产100套、停车位100个。
    解说:去年9月11日上午9点多,中纪委网站发布消息称,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院长王天朝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此前一个月,在7月29日,云南省委组织部发布省管干部任前公示,其中王天朝的名字排在第一位,拟任云南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党组书记。
    “美国伊利诺依大学芝加哥医学院医学管理专业硕士”,“美国加州大学在读医学管理博士”。顶着这样的光环,王天朝一路从医院办公室副主任做到医院院长。58岁的王天朝,本以为能继续平步青云,从副厅级升至正厅级官员。但正如媒体评论所说:“正坐等升迁的王天朝,迎来自己仕途终结的噩耗”。
    记者今天获悉,从去年9月王天朝接受组织调查至今,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院长职位一直空缺。
    市民:100套房子,老百姓都不敢想。
    市民:咬牙切齿痛恨得要死。老百姓生了病就医难,医疗费太贵了,承担不起。
    白岩松:研究研究这个王天朝。他是1957年出生的,其实他去年就已经被拿下了,当时正好57岁。他是1975年的时候参加工作,当过医院办公室主任,卫生厅当过处长,后来是党委书记。最关键的10年是在2005年至2014年,是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的院长。
    2014年9月11日,也就是“911”的时候他被法律给撞上了,该撞他,因为他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了组织的调查。今年的3月18日,被免去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院长的职务。
    而且在他的履历当中你发现,他也是多年在国外的留学。也有人在感慨,你说在国外留学了那么多年也没学点好。他其实在哪儿上学不是很重要,关键是面对内心的贪欲,制度有没有给他上锁才是最重要的。
    我们再来看这样一个数字,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原院长王天朝受贿一案。咱们就算这10年,他一共贪了现金人民币3500余万元,那么意味着每天都贪1万左右,落实到这10年,这是什么个节奏?一天一个万元户。然后这10年他贪了房产100套、停车位100个,价值人民币8000余万元。这幸亏是在云南,如果这要是在北京的话,房产100套得多少钱,得枪毙一溜个够。这等于一个月接近贪一套房子,还免费送一个停车位。
    很多人也会去感慨,他要这么多房子干什么,估计后来自己都记糊涂了。人家说狡兔才三窟,100套房子他等于一个人就相当于33狡兔。其实可能后来数字完全已经没概念了,变成一种习惯,变成了顺手的一种行为,这一点让人感触恐怕更是觉得触目惊心。
    接下来我们连线一位嘉宾,是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的教授周子君。周教授您好。
    周子君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白岩松您好。
    白岩松:作为研究公共卫生这个领域的情况,遇到像王天朝这种双百院长,我不知道最初看到新闻的时候您第一感受是什么样的?是否也是觉得“哎呦我的妈呀”。
    周子君:是这样。当时我看到这个新闻也是非常震惊的,因为在这个医院以前,跟其他很多医院打过交道,跟一些院长也打过交道。那么像这种一个严重的问题,我们还第一次听到,是非常震惊的一个,贪污那么大的数量,那么多的房子,所以这是一个非常震惊的一个消息。
    白岩松:您觉得透过这样的一个双百,虽然它是个别的医院存在的一种个别的人,出现了个别的问题,但是它反映出了什么样让人担心的现实?
    周子君:其实这个跟我们国家最近抓贪污腐败是一样的,医院其实也不能幸免。以前可能说医院是一个救死扶伤的,大家把医院看成是很纯洁的地方。实际上医院里,包括我们医生和院长,其实跟普通人,除了具备更专业的知识以外,他跟普通人是一样的,他也会有各种各样经济上的考虑,也可能会有一些贪念。所以这样从制度方面也要来把关,跟其它部门一样,你要加强这种管理才会杜绝这种现象。
    白岩松:像这样的新闻大家看到了,有的时候也会使本来就很脆弱的医患关系发生更不好的转变,对此您的看法是什么?
    周子君:这是一个非常负面的新闻,我想可能很多老百姓都看到了,如果一个院长能贪污那么多的话,那么有多少费用会转嫁到病人身上。这样可能是会有很多病人和社会共同来关心的问题,所以从制度成本上,从社会成本上,这是绝对的一个非常不好的消息。
    白岩松:谢谢您。一会儿有问题我们会继续探讨。其实回过头去说,当看到这样的一条新闻,意识到他的这种双百,而且完全出乎你的想象,也不知道他要这么多套房子干吗,他是分身有术语还是怎么着,但是接下来马上我的第一直觉就是,这一定是一个特别好的医院。他是从云南第一医院,从“第一”这个概念就可以知道是一个三甲,是人家求他这样一种医疗资源相对集中的地方。那么,被求的医院作为这个医院的院长,当然更是一个位不高,因为从行政级别上来说他的级别并不很高,但是权重。因为首先是人家去求他。另外他们想去干什么的时候,利用这种医疗的资源,包括跟省政府、领导各方面保健等等相关的关系,恐怕也很少有人说不,因此我们可以去看他在做院长这10年的时候,整个医院的硬件设施在急剧的扩张,而就在扩张的过程当中,他也就在贪腐的路上越陷越深。
    解说:100套房产,他是地产商吗?不是!100个车位,他是停车场经营者吗?不是!然而,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原院长王天朝,从2005年到2014年,近十年的时间里,利用职务之便,创造了两个“一百”的奇迹!
    根据2011年1月1日某业内杂志,刊发题为《顺水行舟好舵手》文章中提到:王天朝在任的短短几年间,不仅老院区的新大楼建了起来,更发展了两个新院区,其中位于安宁市的“新昆华医院”已经奠基。但是,在医院内部职工看来,这两项工程最有可能是王天朝的受贿高峰。
    澎湃新闻记者钟煜豪:碰到一个男大夫,他跟我说给我举一个例子,一个是新建的综合住院楼,那个体量很大,现在还是云南省最大的住院大楼。
    解说:公开资料显示,新住院综合楼已经在2011年7月竣工,投入使用;此外,新昆华医院在2010年开工,目前仍在建设之中。临近医院的有一片名为昆华苑的住宅小区,昆华苑的开发商是昆明任贤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然而,新昆华医院背后,也有该公司的身影。
    钟煜豪:按照那个女大夫的说法,这是他们单位职工的集资房,王天朝收受的100套房产不排除有一部分位于安宁市太平新区昆华苑小区内。
    解说:王天朝,身为一院之长,不但在基建方面进行布局;甚至直接掌管医院的财政大权。
    钟煜豪:等到王天朝当院长的时候,他就把当时的总会计师冰冻了,王天朝在的时候他管财务,不让总会计师管。
    解说:“不因搞基建影响全院职工的利益。”这是2011年,王天朝身为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总舵手时接受媒体采访时的表态。但是,在现实中却有着不同的版本。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不仅是云南省最早的一所公立医院,也是云南省第一批三级甲等医院。但今年3月4日,云南省卫计委在官网上公布23家三级医院评审结论公示名录,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并不在其中。
    钟煜豪:说是三甲医院,但是据说今年评三甲的时候它迟迟没有上榜,医院内部让又说可能是因为王天朝的事情,搞得整个医院受了影响。
    解说:就在中纪委网站公布王天朝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前,2014年第2期某业内杂志访问王天朝的文章题为《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其中表示,“在王天朝担任院长期间,医院综合绩效稳步增长,固定资产由3.5亿元增加到16亿元,用地从68亩增加到近1000亩。”
    白岩松:说起来很有意思。还是回到那个基础事实的时候,其实他是去年911的时候就被拿下了,但是当时可能就是因为他位不高,虽然权重,但是因为他位不高,而且在集中打虎拍苍蝇的时候他不太显眼,因此整个社会对他的关注也不高。但是到了昨天,最高检拿他做了一个比如,这一比如一下子他火了。
    其实开玩笑的去说,在目前又打老虎又拍苍蝇,还有很多的高官落马的过程中,如果你不贪的有点个性,有点独特的地方,你都不好意思火。果真,他贪的非常有特点,这100套房子100个停车位,他一下就出名了,而且今后一提起双百院长,他恐怕就跑不了。但是不管他贪的这100套房子和100个停车位,如何的有个性、特色,贪出了某种花样,但是他贪的方法却还是万变不离其宗。
    我们来看一下,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原院长王天朝他的受贿手段。其实相当重要的主体就是医院的基础工程建设。这儿我也说了,这家医院在云南的地位其实是相当高的,因此在相当高的时候,各级领导也在这儿看病,在这儿保健,等等。因此他这些年也走上了扩张的快车道,在扩张的快车道他的固定资产从几亿一直到十几亿的过程中,大家光看到了成绩,却忽略了从几亿到十几亿的过程中他的房产也迅速变成了100套和100个停车位,还贪了3500万元。这是其中一个重要的大头。
    接下来就是一个医疗设备的采购,这是每家医院都会面临的问题,他只不过又再次暴露了。
    这块让人格外的感慨,那就是医生岗位的调整。我把前面先去掉,重点的我们也要先说说这个。一个科室的科长要升成处长,也要给他递钱,一递30万。这个时候马上就可以展成联想,为什么要30万?因为升职了之后会不会也是有利可图?我变成处长之后要在这个位置上把钱挣回来,这不就变成了一种贪腐的链条吗?这才是比一个院长落马更加可怕的事情。
    接下来我们继续连线专家,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的教授周子君。周教授,您看在王天朝的贪腐的过程中他位不高,但是权重,其中一个权重相当大的特点是,他把总会计师都敢冻结起来,在医院这样的过程当中居然敢如此的一股独大,一把手独大,您怎么看待相关的这种贪腐的漏洞和缺乏监督?
    周子君:确实这是一个问题。因为我们国家现在实行的还是叫院长负责制,其实跟政府的行政首长负责制是一样的。那么这样的话就是理论上讲,院长在医院里有绝对的决定权,这样他可以决定人事的任命,基建,购买什么设备。这样院长在一个医院里的权力目前还是比较大的,所以这样造成了给他各种各样贪腐还有其他的提供了很多便利。
    白岩松:这是不是要用接下来的医改去解决问题?
    周子君:一方面是医改的问题。再一个从监管来讲,我们现在制度里也有规定,比如说刚才说了总会计师,总会计师的责任,就是说监督医院整体的经济收入支出,这是一方面,所以如果这个制度发挥作用的话,那么院长可能有一些不公开的东西,最起码别人会知道。这是一个方面。
    另外一个从制度上来讲,我们公立医院应该是每年把你的医院所有收入和支出,向社会公开,是一个大家能看到的。这样的话,你中间比如说你盖房子花了多少钱,买设备花多少钱,成本是多少,每年收入是多少,让社会知道了以后,可能就会有人去分析说中间有没有贪腐,这样的话可能是说一下贪污那么多,这样账上或者其他方面能反映出来。所以这个是从制度上未来是可以改进的。
    白岩松:但是周教授您比如说到了医疗设备的采购,这恰恰也是王天朝在这个贪腐过程中一个重要的来源了,但是它具有很强的专业性,比如说他买的价格可能更高了,但是他可以用参数、疗效等等因素去弄,这种监督就需要极其强的专业性,您怎么来看待这一点?
    周子君:没错是这样。从专业角度来讲,作为普通老百姓来讲这是一个很专业的,但是对一些专业人员来讲这又不是一个专业的。因为比如说同样一个设备,性能提高多少,价格应该是多少,能高出百分之多少,这个大概应该都是一个公开的。所有的院长采购设备的时候,大家心里有个底,比如是哪个厂商的,什么样的设备大概多少钱。但是假如说这是一个不公开透明的话,那这样的水就会很深,别人会给很多的回扣,这是一个制度的问题。
    白岩松:其实就是进行相对更加专业的这种评估和监督,并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因为同行一眼就可以看出,你这个东西买贵了还是买便宜,该不该买,因此公开透明就可以寻找到多角度的监督。接下来我们去继续关注这样的话题,同时不仅仅只关注这个医院。
    解说:而更让人惊叹的是,不仅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原院长王天朝被调查,云南第二人民医院原院长江春光,同样是留学美国,同样是领域专家和业务骨干,也同样是利用职务便利在不动产购买、医疗仪器采购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他人贿赂190万元,2011年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
    云南省第三人民医院的原院长杨湛,也因受贿百万元,2012年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五年。
    昨天,“医学界杂志”发表题为《云南医疗界惊现“塌方式”腐败》的文章称,医院建设、采购仅凭院长一张嘴,一支笔,却缺乏有效的监督,导致一批批医学精英出身的医院院长纷纷走向腐败的深渊。
    白岩松:透过山西的这种腐败,我们了解了一个词,叫塌方式腐败。但是透过云南医疗界这样的几个院长被拿下的情况,又感觉到一种连锁式的腐败,而且互相传染一样的腐败,其实这并不是偶然现象。
    我们先去看云南,在云南第一人民医院的院长王天朝,他是双百,这个不用说了,大家都知道了。
    接下来我们看第二人民医院的原院长,江春光接受他人贿赂190万元,2011年的时候就已经被产判处有期徒刑五年。
    我们再来看第三医院,杨湛,受贿人民币90多万元,现金1万欧,价值人民币6万余元的摄影器材,2012年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
    我们再离开云南再去观察,比如说2013年的时候福建漳州医疗整个是一个连锁的反应,整个全市的医疗系统有1000多个医生全部涉案,二级以上的医院也全部涉案,这样的情形其实才真正的让人去担心。
    但是发生了事情也不可怕,马上意识到现实中存在这样的问题,这是病状,接下来就要开药了。所以接下来我们还是要连线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的教授周子君。周教授,您怎么看待像一、二、三医院原院长全部出现问题?还有漳州出现这种腐败的案件?
    周子君:可以从制度上。如果是某一个医院一家的问题,可能说是医院本身的问题。如果是很多家医院都会出现这种问题,可能我们从制度上解决这个问题或者发现这个问题,所以很大程度上还是我们现在制度设计,包括个人权力比较大,我们说绝对权力会产生绝对腐败。再一个是权力不受监督,不受监管,不公开透明,这可能是共同的一个特性。
    白岩松:因为现在我们的确现实中的医疗资源严重的分配并不协调。比如说三甲的医院人满为患,可是再往下的时候出现了患者都不愿意去它那,难以为继的状况。你觉得我们现在的医改会不会有助于改变这种现象,从更大的层面上去消除这种腐败的基础?
    周子君:我觉得你说的非常好。我们国家现在目前这种体制里,是从政府政策还有一些鼓励措施,都是希望大医院发展,最后结果是大医院发展,那么老百姓相应的是跟着大医院走,因为医疗条件好。政府要调整一些政策,使优质的资源下沉到基层去,这样才有一些老百姓去到基层看病。但是腐败的问题,我们还是要说从制度本身来解决,这个是跟医疗服务体系改革其实是配套相关的。
    白岩松:我觉得现在人们在看到问题的时候不可怕,接下来看到改变问题,尤其从制度层面上去改变问题的这种希望,大家才会放松下来。您觉得按我们现在进行马上这种大的医院向公共服务转变,也要取消以药养医等等,但是医疗器材等等基建这些东西还在,我们的这种改革是否可以在这两个领域里消除这种腐败的土壤?
    周子君:这个是完全可以的。比如说有些地方试点,比如说立项以后是多少钱,花多少钱,预算出来以后,那么它交给一个工务局的地方建,那么跟医院就没有关系了。工务局把医院建好以后交给医院去运营,这样医院不会从中得到利,供应商或者建筑商他也不会拉拢腐蚀院长。这样可能从制度上来讲会好一点。
    白岩松:非常感谢您带给我们的解析。其实接下来我们可能有很多人看到这样新闻的时候,马上会产生的反应就是现在的医院怎么都这样,您千万别用“都”,这一“都”把相当大比例的踏踏实实在那做手术,甚至累倒在手术台前,甚至消失了自己生命的医生,全给一网去打尽了。我觉得现在医生也在替我们的医疗改革现在相对速度行进的比较慢,在背相关的锅。想要去改变“医老虎”的这种出现,一定要使我们的改革迅速到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云南第一人民医院院长被查收受100套房产

      本网站是医疗卫生行业的专业信息网站

国家信息产业部网站备案号:京ICP备09019759号   版权所有:医疗卫生信息网编委会

主办:医疗卫生信息交流中心        主管部门:国家卫生计生委

 

您是第 位访客